《新任女教师》风车

《新任女教师》风车

在冬月而热结在里者,宜用攻;在春月而热结在里者,宜用散。或曰∶既是真心痛,宜用黄连以直治心火,何以不治心而治肝耶?不知肝为心之母,泻肝木之气,则肝不助火而心气自平,泻肝木正善于泻心火也。

 况邪又将出,而窥伺少阳,乃少阳前受阳明之贻害,坚壁以拒,未免寒心,故现潮热之症,其实尚未入于少阳也。至于火息血静,用地黄丸调理三年,乃延生之善计,愿人守服以当续命膏也。

治法宜调其肺气之逆,但肺逆成于肺经之火。治法不可以伤寒法治之,当舍时从症,仍治其暑气而各症自消。

此方即逍遥散之变方,最善解郁。青蒿能于解暑之中善退阴火,则阴阳既济,而拂抑之气自除,于是以石膏退胃火,麦冬退肺火,玄参退肾火,荆芥从上焦而引火下行,又得大黄HT逐不再停于胃,又恐血既上越,大肠必然燥结,加入当归之滑,以助其速行之势,故旋转如环,而取效甚捷也。

不若单用补肾之味,使水足以制火,而又无火留之害,为更胜也。盖气虚之极,用转气之汤以顺之,苟不用和平之剂调之,则气转者未必不重变为逆也。

方中虽止肾热而散心寒,倘肝气不通何能调剂?无奈人过于作强,将先天之水,日日奔泄,水去而火亦随流而去,使生气之原,竟成为藏冰之窟,火不能敌寒,而寒邪侵之矣。

Leave a Reply